首页 >> 历史

奇門散手第五百零六章給他留條活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0.21

  奇门散手 第五百零六章给他留条活路

  “秦长青秦先生亏你还是个精明的商人,外人眼里大名鼎鼎的企业家亏我这个本应远离红尘的出家人还得为你自身安全的问题跑里跑外,老道我把话都説到这份上了,你怎么还没听明白呢注意,竖起你那两只发背的耳朵听好喽老道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你这窝里来,就是要告诉你,想让你做鬼”

  秦长青神色一动,眉毛禁不住挑了挑撑起上半身靠在床头上,转头盯着道士那双黑漆闪亮的眸子让他做鬼这句话,道士説了三次也就是説他没开玩笑説的是真的

  “是谁”

  “你自己看吧”道士从他身上的那件颜色洗的发白,皱皱巴巴,破旧打补丁的道袍衣襟里掏出一个信封,随手扔到了秦长青腿上

  打开信封,从里面倒出来几张照片看到照片上的人,秦长青眼神yin郁起来,眉头也拧成了疙瘩这上面的人他很熟悉,虽然已经时隔近二十年,体态容貌都已有了很大变化,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是谁

  “秦天放”

  道士晃动手指,道:“no,no,no,他现在叫燕国明不是当年在你们秦家长大的那位二公子,秦天放”

  秦长青脸带无奈,闭上眼睛,长吁口气重新拿起照片目光盯住了照片上的另外一个黑衣老人“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是谁”

  “那个长得跟僵尸似的老头子”

  “嗯”

  “他呀,老道我只知道此人名叫奢比,具体来历不详,常年在云南的深山老林里潜修呵呵,説实话,你那位居心叵测的弟弟能把他请来对付你,还真是不能小觑呀”

  “奢比很厉害吗跟你比怎么样”

  “你説什么姓秦的,你居然拿那个死僵尸跟我比”原本神态轻松,一脸玩世不恭的道士噌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怒瞪着秦长青,好像受到了多大的侮辱似的看不出具体年龄的俊脸chao红,左侧眉毛高挑,嘴角下撇,下巴高抬,傲然睥睨地叫道:“跟我比他能跟我比吗老道我是谁,堂堂青城玄一观的首席大长老就他那种货色,老道随随便便伸出一根手指就能碾碎他八百个来回哼.......”

  鼻音儿未尽,就见秦长青侧过脑袋,歪着头,很是怀疑地问道:“你没吹牛”

  “哼,我吹不吹牛,别人不知,你还不知这么些年,要是没我暗中保护,估计你秦大董事长的骨头渣子都成灰儿了居然还敢怀疑老道那行,反正我是把消息通知你了其他我也不管了你自己摆平”

  道士气呼呼跳下床,甩甩袖子,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走去可眼珠子却在溜溜转,心道,老道就不信你不叫住我,哼哼,这一次香火钱要加倍老君圣像摆那儿都几十年了,也该挂挂金身了还有玄天宝殿同样也该修葺修葺,翻翻新了嘿嘿......

  一想到玄一观的大道士,小道士,老道士,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们那崇拜的眼神,俊逸道士心里就如同喝了蜜糖一样,浑身上下从头甜到尾,倍儿舒坦,心里更加得意走着走着,脚下居然迈起了四方步跟唱大戏似的,一步三得瑟

  可他都走到门口,手已经按在门把手上了秦长青还没出言叫住他道士身体一僵,心道,坏了这老货可是真正有钱的主儿,难道他请到别的帮手,把老道我给甩边儿去啦再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当年要不是他们家那个该死的老头子,自己也不能出家做什么道士更不可能弄得现在肉不能吃,酒不能沾,女人不能碰,八大戒,二十四小戒时时刻刻地箍在脑袋上虽然现在过得也不错但深山苦修哪儿有在红尘里面浮荡逍遥自在

  一想到各取所需,搭档配合了几十年,今儿有可能被甩了青灵子道长就满腹的怨愤,恨恨地转身大声质问:“姓秦的,你不仗义,怎么能説甩我就甩我,这么不负”

  “啥”

  秦长青脑海中正在为那个冷不丁蹦出来的想法前后揣摩,忽地听到青灵子那臭老道神情激动,跟个怨妇似的在门口大呼小叫左右房间都有人在睡觉,宝贝女儿的那些同学也都住在这里,大半夜的这鬼动静,如果惊到了那些孩子们,成何体统

  “臭道士,你吼个屁呀,吓到周围的人怎么办赶紧滚过来,有个事儿找你商量,顺便替我参谋参谋”

  “想都甭想,眼下能帮你的只能是我,香火钱也只能给我,其他人都叫他们滚蛋”青灵子眼皮子上撩,嘴上不依不饶,却也走了过来甩飞了脚上的鞋,盘腿坐在秦长青旁边

  “你説你都几十岁的人了修道也修了这么多年,性子怎么还那么毛毛躁躁,一diǎn都不沉稳呢瞧瞧我,人都杀上门来要摘我的脑袋了我不还是那样不急不躁,不惊不慌,稳坐钓鱼台”

  “哼,那是你知道暗中有我在身边,没人能动得了你”

  “错”秦长青板着脸,沉声道

  嗯青灵子眉毛倒竖,蹬起眼珠子,作势又要发火

  “闭嘴,别吼,听我説”

  “哦”青灵子肩一塌,腰一软,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别看他是修行者,秦长青是普通人,但他这位大哥可掐着他们玄一观的经济命脉呢秦长青一发火,玄一观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几十口子就得断顿

  见这位几十岁了,还不定性,就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臭道士消停了秦长青低声説出了自己的想法,打算最后认真的问他“你真的确定那个叫奢比的家伙跟你差的很远可千万得给我个准信,要不我的想法就行不通了”

  青灵子大咧咧地拍拍秦长青的肩膀,道:“放心,那个奢比的死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入流的邪修,他那种人对普通修行者而言,或许很厉害,但在我青灵子面前,他就是毛毛雨,一口大气都能吹飞他放心,我虽然不知道你这种安排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但是我保证,只要有我在,那几个孩子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

  “嗯,这就好那你滚蛋吧,我要休息了”

  青灵子找到自己的鞋子,穿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对着躺在床上的秦长青,声音有些低沉地説道:“那位二公子你打算怎么办”

  秦长青怔了怔,神色复杂地望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叹气道:“他不仁,但我不能不义,还是给他留条活路吧”

  “哼,他那种人没救了这次你放过他,下次他还会变着法的害你与其后患无穷,不如一劳永逸”

  “不,青灵子,我还是那句话,他不仁,但我不能不义当年他父亲燕千山的死虽然死有余辜,但毕竟也跟我们家老爷子脱不了关系,所以我们家才抚养他二十年,试图能化解这段仇恨可惜二十年的养育之情不仅没将两家仇怨化解,反而在他的心里越扎越深眼下他一再而再地找我们秦家报仇,也情有可原这次暂且放过他一次,但如果他还是不知好歹,不知感恩,那么就让他消失吧这种人,不需要以后了”

  “明白了那么,明天就按计划进行”

  “嗯,我安排好之后,会联系你”

  关掉了室内的灯光,青灵子也开门离开室内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四道身影走出了别墅大门在草坪上拉开了架势,呼哈声渐渐起

  习武之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拳,一日不练,松懈,十日不练,功架不稳,百日不练,身子骨生锈半年没打过拳,那就该被淘汰了早前不如你的人,都能几下子就把你撂倒

  但凡任何一个想打出diǎn名堂的拳师,都得时刻提醒自己,晓得勤练不辍的道理

  五diǎn半左右,将秀发用红色发套束在脑后,吊成马尾,额间戴着条并指宽的红色发带,一身同样鲜红娇艳运动服,清清爽爽靓丽妩媚的秦格格一路小跑着跑出了别墅大门自小学开始,她就有天天早起晨练的习惯一坚持就坚持到了现在,除了特殊的日子或者年节,从未间断过

  今晨,她也往常一样,按时起床出门再见到草坪上那四道身影时,稍微愣了下,随后才想起来,这是昨晚被自己邀请,留宿在这里的同学

  她以前也见过爷爷打拳,但好像没人眼前这几位耍得好看小丫头的大眼睛放出亮光,情不自禁地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从别墅门口到达草坪之间有近二十米的距离远处看去,草坪一片绿油油,就像是大地覆盖了一层绿色毛毯,尤其是早起的人,出门看到这一片绿,心情顿时会大好所以,别墅区周围所有的草坪,都是秦格格最喜爱的地方

  可是,当她逐渐接近草坪的时候,精致的秀眉倏地倒竖了起来,俏眼圆睁,贝齿紧扣,紧绷的脸蛋上全是怒意

宝鸡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在线问答
咸阳治疗卵巢炎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